返回

夫人今天还在装瞎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47章 你怎么知道我没本事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197028/》     这什么毛病啊,竟然同李朝瑶一样,喜欢动手前先打个招呼,放个狠话。

    卓明月寻思着,她若是想对谁动手,断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条命,你是拿来偿还李朝瑶,还是大长公主?”

    宣王面容阴郁的看着她,没吭声。

    卓明月诚心发问:“若是为了大长公主的伤,你给她的伤才是最多的,该死的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宣王眸色一沉再沉。

    “我们夫妇的事,由得你来搬弄是非?”

    卓明月心想,若不是危及到她了,她才懒得关心宣王和大长公主的事呢。

    不过是不肯坐以待毙,求个活路罢了,她又有什么错,非死不可?

    “宣王误会了,我盼着宣王夫妇同心,鸾凤和鸣,白头偕老,百年好合呢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专挑好的词讲,无视宣王那阴霾密布的脸,快步绕过了他。

    下人带路,引她去大长公主的卧房。

    宴清风倚在房门外,见到身披宽大黄螺色斗篷的卓明月,立刻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交出皇后了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,问他: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宴清风自顾自的说:“想不想去扎皇后几刀,解解气?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原本是来见皇后的,可眼下吃了宣王这几句话,实在没有兴趣去踩那一个穷寇了。

    她有更重要的事做。

    “大长公主不方便吗?”她是来见段知菁的。

    宴清风立马说:“方便。”

    但怕她和母亲起激烈的争执,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,宴清风陪同她一块儿进去。

    段知菁看到她,似是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解下斗篷,里头是修身的海天霞色缕金裙衫,微微耸起的腹露出端倪。

    宴青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腹瞧,手掌覆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有四个月大了吧?”

    卓明月点头,“刚满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被三道灼灼目光瞧着,倒有些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卓明月突兀道:“宣王要我死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,她不打算藏着掖着,独自消化。

    宴青菱瞪大了眼,“我父亲要杀你?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宴清风满面困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卓明月对宴青菱道:“我也不明白,或许是宣王认为他同清风的父子关系,是被我挑唆了,又或许是他容不下母壮子幼。总之,他要我死。”

    宴青菱立刻表态:“我会好好同他说的,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相信她这话是出于真心的,既然说了,她也会尽力去做。

    甚至来日自己若是莫名横死,她也会同宣王翻脸。

    哪怕并不会有太大用处。

    段知菁道:“青菱,清风,你们出去会儿,我有话同她单独说。”

    宴青菱走到门口,回首见宴清风还杵那。

    “哥,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出去就行了,我在这。”

    宴清风不敢走。

    母亲和卓明月不对付。他一走,估计屋里就硝烟四起了。

    尽管母亲这状态动不了手,可她动嘴也挺烦人的,一定会惹得卓明月不高兴。

    卓明月看向宴清风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宴清风扒着门,挪了好几回位置,还是听不清里头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急啥啊,卓明月不是趁人之危那种人,母亲有伤,她不会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宴青菱看他做贼似的,从这儿换到那儿,看得烦了。

    “哥,没动静就是没事,你别慌。”

    宴清风用手指在窗纸上戳了个洞,往里张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知菁瞥了眼床边的灯挂椅,“坐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宣王还是把这笔帐算我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段知菁沉思道:“我倒觉得他不会真对你动手,吓唬你罢了。不过一个女子,真惹恼了清风他反而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说:“宴清风现在爱我,不代表他往后也爱我。”

    所以宣王说的是,但凡宴清风腻了她,便是她死期,而不是现在就要她死。

    这句话,仿佛架了把刀在她脖子上,随时要落下来,却料不到究竟何时。

    段知菁笑起来,“那你就留住清风的心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觉得这法子不行。

    男女之情向来是抓得越紧,跑得越快。她怎么能只寄希望于宴清风。

    “人心是最不能揣测,也抓不住的,大长公主也清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段知菁笑着看她,“这会儿不叫我婆母了?”

    一个称呼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婆母。”

    她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段知菁笑容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“卓明月,我看不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懂?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这事来求我,”段知菁眸色渐深,“那你怎么就做不到,对清风曲意逢迎?”

    段知菁也记得当初下令让人仗杀这姑娘前,她宁可死,也不认错。

    那时骨头多硬啊。

    “算求吗?”卓明月想了想,可能确实有点低姿态了,她轻抚腹,凝眸道,“那便算我求你吧,好好活下去,为了青菱,你也要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段知菁愣神。

    卓明月起了身,往外走。

    段知菁唤她,“你不是来求我保住你的吗?”

    卓明月背对着她,顿足。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我不认为你有保住我的本事,又岂会来求你。求你好好活,也只是不想再看到青菱难过。”

    段知菁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最恨别人说她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本事保住你?”

    卓明月背对着她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宣王想要杀了我,可见丝毫不顾及孙子将来的处境,不心疼孩子失去母亲。这样的人,心中何其凉薄,改日为了权势杀了儿子也未必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杀了儿子。

    这句话叫段知菁心中一怔。

    儿女是她的命啊,卓明月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为了争权夺势,父子相残之人数不胜数,只不过大多以父胜子亡收场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每说一句,段知菁心中更紧一分。

    段知菁不敢去设想,宴幸川究竟会不会丧心病狂到那地步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,”段知菁说,“而且如今真拼起命来,也是清风占尽优势,他不会输给宴幸川的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回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何总是子不敌父吗?并非真敌不过,只是身为人子孝字为先,下不去手罢了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