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夫人今天还在装瞎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章 二哥被杀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197028/》     “二哥,别!”

    卓明月死死护住衣襟,颤抖哀求的声音带有哭腔。

    趁这个醉醺醺的男人一时松懈,卓明月用力踩在他脚背上,想要挣开他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卓君朗脚趾吃痛,恼怒的狠狠甩她一个耳光。将她扇倒后,拽着她纤细的手臂把她从地上拽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着卓明月狰狞一笑:“你不听话,我就叫母亲把你卖给宫里的太监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的脸色在月光下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嫡母早就在琢磨着把她这个庶女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无论是宫里的太监,还是城东那个玩死了许多个媳妇的老头,谁出的价格好,嫡母就把她卖给谁。

    然而她是个瞎子。

    八岁之后她就瞎了。

    这个缺憾叫那些买主们频频摇头,却又不舍她清水出芙蓉的相貌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肯出高价,嫡母便没有松口。

    可她已经十五岁了,是女孩子最好的年纪,无论如何这一年里嫡母总归要把她卖出去。

    卓君朗很满意的看着面如死灰的卓明月,循循善诱道:“你听话,眼下让我高兴了,我就叫母亲给你许个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二哥是嫡母最宠爱的儿子,他说话自然有几分重量。

    卓明月泪流满面,“二哥你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卓君朗揶揄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卓明月手臂被拽得很疼,轻轻颤颤的说:“二哥我自己来,怕你弄破我衣服了,一会儿还要回到家宴上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卓君朗拽着她胳膊的手一松,下一瞬,腿心就被狠狠踹一脚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他双手捂裆,疼得站不住。

    卓明月往前跑了几步,却被地上横着的枝干绊倒,猛地扑出去,扑在满地枯黄的落叶上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,腿仿佛断了似得疼的剧烈。

    完了,她心想,这回再被逮住就真完了。

    她得跑,必须跑。

    忍着疼痛拼命爬起来,竟听见身后二哥一声凄烈的惨叫。

    卓明月下意识的回头去看,刚巧看到一个男子把剑从二哥的身体里拔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转眸看向卓明月,手腕一转。

    滴着血的细长剑身泛出一道刺眼的光。

    卓明月腿一软,手扶上身边的树干,身躯僵硬着缓缓蹲下身子,扶起横躺在地上的拐杖,双目空洞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这位义士是来救她的吗?

    是为她替天行道吗?

    持剑之人穿着华贵,剑袖上的云纹以金线缎绣,腰间的蟒纹佩玉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他双眸微眯,目光如鹰隼般凝视卓明月,如同盯着一头势在必得的猎物。

    他眼里有杀意。

    赶尽杀绝的杀意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卓明月吓得几欲哭出来。

    方才二哥只是图色,眼前这人却要她命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向她逼近,手里剑上的血一滴滴落在地上,落叶在他脚下稀嗦作响。

    卓明月颤抖着,以权杖探了探路,微微一歪脑袋,眸中空无一物,似乎全凭耳朵在聆听树林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开口哀求:“二哥,我们是兄妹啊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,你强暴我,不怕天打雷劈吗?求求你,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二哥就在离她十步远的地上,身下布满枯黄落叶,血色自胸前窟窿处迅速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他手按着胸口,身躯挣扎着起伏了几下,嘴里噗噗的涌出几口血,缓缓才没了动静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人的脚下。

    她却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持剑之人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眉眼矜淡,幽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,修长的手指挑起她下巴,端详她泪流满面惊慌失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微凉。

    卓明月的双脚如焊在地上一般,拔动不能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清白和命总要丢一个了。

    她认命的闭上眼睛,脸惨白,嘴里颤颤栗栗的说道:“二哥,你要摸就摸吧,但是不要破我身子好吗,我还想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面前的男人眉间狠狠一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手被卓明月抓住,按在了她的酥胸上。

    男人愣怔一瞬,猛地抽出了手。

    卓明月哭着说:“二哥是不想在这里吗,那么今晚二哥来我房里找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拐杖在地上点了半圈,转身,摸索着踉踉跄跄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哭,背对着那人和那具尸体越走越远,凉风吹过她都能猛地一哆嗦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这片树林,她越走越快,直奔闺房,把门反锁了上。

    背倚着门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    昏暗的屋子里,兰正给她收拾着屋子,见她丢了魂似的,诧异的问她:“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卓明月强作镇定:“没事,刚刚被嫡母骂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那人的蟒纹佩玉,是皇室才能佩戴的式样,可见身份尊贵。

    她一个工部员外郎家的庶女,得罪不起那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是个瞎子,瞎子能看见什么呢?

    所以,她今日没有去过树林,更没有看见二哥被杀。

    兰叹了口气,擦着桌子,自顾自的说:“今日老爷的生辰宴,那么多贵人过来,这种场合主母还要为难你,姐你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得蜷起,缓缓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对,父亲的生辰宴,她只是出来解的,还得尽快回到宴上去。

    “兰,你扶我去厅堂吧。”

    兰立马放下手里的活去扶她。

    眼看着厅堂将近,望着里头透出的光亮,卓明月心一沉。

    她方才在树林里摔跤,身上衣衫是沾了些灰的,厅堂内灯火通明,总会有人注意到她衣服脏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等到了厅堂门口,她稍稍躬身,以确保裙摆及地,踩了上去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,她往前猛扑在地上。

    兰慌忙扶她,“姐!”

    里头的宾客听见沉闷的声响纷纷向外张望,附近的几个下人也围拢了来。

    “卓四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卓明月听着那些关怀,在兰的搀扶下站起身,握稳了拐杖,木然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兰借着厅堂里头的光亮,这才注意到姐的身上有些脏污。

    “姐摔成了这样,要不回去换一件吧?”

    大嫂薄言佩走了过来,轻声斥责一句,“冒冒失失的,知道你主子有眼疾,也不好生扶着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赶紧说:“这不能怪兰,是我自己太冒失了。”

    兰面对薄言佩的指责很是惭愧。

    她的姐平时走路挺心的,此处还是平地,她便没料到姐会摔,今后得更心才是。

    薄言佩示意兰回去,自己则扶住了卓明月。

    “四妹妹,你住的远,去我那里换一件吧,省得来回奔波了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换了衣服回来宴上,众人的目光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卓明月。

    她一个拄着拐杖的瞎子,本就惹眼,可这一回众人忍不住看她,却是因为她身上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卓明月本就生得娇俏,平日里的素衣也不能将她的姿色掩了去。

    此时身着一袭海天霞色的轻软罗裙,随她走入厅堂的步伐如落花流水,披帛似晓霞云烟,纤瘦的身姿依在薄言佩的身侧,似春日枝头轻颤的桃花。

    她轻垂眼帘,眼睫浓密的跟扇似的,眼角一点泪痣娇俏妩媚。

    人群中一声轻叹:“可惜是个瞎子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